所网站
 
 
  领导关怀   历史丰碑  
  历任领导   两院院士  
  著名人物   创新人才  
  专题文章   所庆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回忆回顾  > 科研工作回忆  
  我亲身经历的我国综合能源研究四起四落(作者:徐寿波)  
          2010-09-17    【关闭】  
 

我亲身经历的我国综合能源研究四起四落

徐寿波*

1951年9月至1955年9月,我先后在南京金陵大学、南京工学院动力系发配电和电力系统专业学习,毕业后到长春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任研究实习员。1956,工作才一年的我和黄志杰被中国科学院选派赴苏联科学院动力研究所学习综合动力工程学,准备在国内开创这门新学科的研究。①

1960年,我于苏联科学院动力研究所毕业,获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滿怀着用自己所学知识报效祖国,为解决国家综合能源问题贡献力量的激情回到祖国。然而,归国后却没有对口单位。因为当时正值中国经济陷入低谷,计划建立的能源研究机构没能建起来,后又遇上“文革”动乱,我先后工作过的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中国科学院综合考察委员会等单位几经折腾,综合能源研究也随之经历了几次起死回生的折腾。

1958-1960年,第一次起落

1956年,在周总理主持制订的我国第一个十二年(1956年-1967年)长远科学技术发展规划中,“动力研究”被列为国家重点研究项目。根据规划要求,中国科学院从电工研究所派我和黄志杰两人去苏联科学院动力研究所学习综合动力工程学专业。这是一门新学科,它是十月革命后由列宁的亲密战友、电力工程师、首任苏联国家计委主席克尔日柴诺夫斯基在制订著名的俄罗斯电气化规划中创建起来的,他后任苏联科学院院长和动力研究所所长,科学院院士。我和黄志杰两人的导师是魏以茨通讯院士。1958年,中国科学院成立了动力研究室(所),吴仲华院士是领导,其中有综合动力研究组(室)。本来我们两人留学回国后是要到这个动力研究室(所)工作的,但由于1959-1960年我国经济遇到困难,这个动力研究室被合并到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1960年我留学回国后,中国科学院把我分配到力学研究所,让我到怀柔的一个研究基地研究导弹的动力经济。由于导弹的动力经济与综合能源专业完全不对口,我没有去,仍然回到中国科学院电工研究所工作。这是我亲身经历的综合能源研究第一次上、下马。

1962-1970年,第二次起落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经济困难时期,燃料动力问题严重,缺煤,经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