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网站
 
 
  领导关怀   历史丰碑  
  历任领导   两院院士  
  著名人物   创新人才  
  专题文章   所庆报告  
 
 
     
  当前位置:首页 > 回忆回顾  > 工作和生活掠影  
  雪崩惊魂(作者:杨逸畴)  
          2010-06-18    【关闭】  
 

杨逸畴*

南迦巴瓦峰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东端,山体高耸陡峭,又南濒孟加拉湾,降水频繁而强烈。远望白雪皑皑的山地,布满道道雪崩滑道,给人一种分外惊险恐怖之感。雪崩给登山和探险考察活动带来极大困难和危险。

1983年春天,我随中国登山队第一次来到南峰。3月9日是一个大好的晴天,考察队员和登山队员穿过海拔3600-4200米的林海雪原向主峰挺进。“路”上灌丛密集,积雪埋没双膝,既要踏雪又要砍灌丛才能前进。雪灌进鞋袜化成水又结成冰,身上冒起阵阵热汗,真是冷热夹攻,给我们的行动造成很大困难。到海拔4200米以上,算是走出了森林带,向阳的山坡出现高山草甸灌丛,积雪斑斑点点。对面阴坡盖着厚厚的积雪,阳光下白晃晃的真刺眼。中午灼烈的阳光下羽绒服已经穿不住了。下午5点突然雪崩了,但见周围山头雪尘滚滚而下,山谷中充满了隆隆的轰响,那具有立体声的回响使人恐惧。略带土黄色的崩雪犹如决堤的洪水漫溢大地,有的沿沟谷滑道直落谷底森林之中,沿途水桶般粗的树木都被齐刷刷地折断,随即谷底又隆起雪崩锥体。往往雪崩之后还有大量崩雪从陡崖跌落,形成雪的飞瀑,极为壮观。

冰雪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融化,从而引起的雪崩被称为“融水性雪崩”。因为阳光晒化积雪使融水下渗,像润滑剂一样导致积雪不稳定而发生崩落。这类雪崩大多属大中型,破坏性很强,对登山活动危害最大。

3月12日晚,下起了大雪,漫天迷蒙。在那万籁俱寂的雪夜,只听到雪粒落到帐篷上的刷刷声和间或积雪从帐篷上滑塌下来的声音。我们在海拔4400米营地的帐篷很快被雪埋起来了。就在这大雪之夜,四周山头雪崩的轰鸣声,此起彼伏,使人感到危机四伏、惊心动魄,难以成眠。降雪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我们则卧冰赏雪,目睹雪崩奇观,体会着“四面楚歌”的滋味。这又是一种雪崩,叫“重力性雪崩”。它是山地冰川发育的一种补给方式,维持着冰川的生命。

三月底的一天,海拔5000米的冰雪营地终于迎来了一个大好晴天。我们赶快架起高倍望远镜看登山健儿们分成两组向南迦巴瓦峰的卫峰——乃彭峰(7043米)挺进。他们必须赶在中午以前通过陡坡上的喇叭口,这样遭遇雪崩的概率就会少些。他们先沿喇叭口的左侧山梁攀登,登上基岩山梁一个缺口地方,并用岩锥牢牢固定了比手指还粗的尼龙绳索。小宋一马当先,迅速下到喇叭口底部。那里已经结了冰,又硬又滑,他还是拉着绳索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谷地直上对面的山坡,而对面山坡竟被崩雪打得锃亮光滑。这是雪崩槽区,通过时容不得丝毫犹豫和彷徨,严格地说,是在和白色死神——雪崩抢时间,比速度,是穿过死神的胡同!即使是这样,他们还是往返了几次,因为这期间几次雪崩下来,手指粗的尼龙绳竟被砸成一截一截的。待到全组6人安全到达对面山坡时,已是下午两点15分了。通过这条雪崩槽竟花了3个小时!也就是这时,一次大雪崩爆发了,只听一声巨响,大块的冰雪夹着石块呼啸而下,飞溅起漫天的雪尘烟雾。人们惊呆了,小宋他们6人的生命安危牵动着营地上每个人的心!

队长手中的报话机突然响了起来:“雪崩好大!但我们安然无恙,请放心”。小宋的话使大家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但是,下午连续发生了大小雪崩、溜雪50余次,使驻地所有人员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之中。

事后,我们仔细统计和分析了这天的雪崩,并希望通过这些数据资料,与当地的地形和天气联系起来,从而找到这里雪崩的一些规律,为安全登山探险提供参考。

雪崩,被登山运动员视为“白色的死神”,也是登山家可能遇到的最大山难。综观世界登山史,一些大的灾难,都与雪崩有关。远的不说,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登山队攀登贡嘎山途中遇雪崩坠崖,师秀等三名优秀登山运动员遇难;1990年中日联合登山队攀登南迦巴瓦峰,在一场大雪后的一个大好晴天,日本著名登山家大西宏在攀登途中的乃彭峰6000米处,遇大面积溜雪被埋牺牲;1993年中日联合登山队在攀登梅里雪山途中,于5000多米营地夜遇大雪崩,宋志义等中日17名登山队员全部落难,酿成世界登山史上一次最大的悲剧。

当然不是任何雪山都会有强烈的雪崩,各山各地雪崩类型也不一样,但具体到大峡谷的南迦巴瓦地区,雪崩的规模和频率都是最多最大的,因为这里是季风海洋性气候,降水补给十分丰富,外加大峡谷的地形特别陡峭,地壳运动强烈,高频高强的地震时有发生。雪崩成为这里冰川的主要补给方式,自然也就成为登山运动的“天敌”。

南迦巴瓦峰的雪崩主要有二种类型:一种是融水型雪崩,一种是重力型雪崩。在新雪与老雪之间有不整合空隙,老的雪体中又有裂隙,每当雪后天晴,阳光使雪层融化,融水渗入内部裂隙,犹如注入润滑剂一样,导致雪体不稳定而坠落,是为“融水型雪崩”;重力型雪崩则是由于在陡峭的坡面上积雪过多过重,不稳定而坠落。因此,前者在雪后好天气的过程中会频繁发生。根据南迦巴瓦峰地区的具体情况,一般在大雪后晴天的中午12时到下午5时之间发生最多。后者重力性雪崩一般在大雪过程中或雪后会随时因不稳定而发生。由于地震或一次大的雪崩触发,引起山头一系列的雪崩,也是常见的现象。

一般认为,雪崩不容易预报,因为其发生规律不容易掌握。情况的确如此。我们配合国家登山队攀登南峰过程中,采用笨办法,每天坐等雪崩的发生,记录雪崩的时间、地点、地形条件、强度大小、频率、间隔时间,摸索出它的类型和活动规律,寻找雪崩的间隙,进行攀登活动;避开雪崩易发的山头和沟谷地形,布设攀登路线;避开雪崩频生的密集时间等等,这样安全性就增强了。

南迦巴瓦峰地区的登山活动,一般选择在3—5月和10—12月进行。这是因为这两个季节都是旱季,降水少,好天气多。重大的登山活动,最好还是要请有经验的气象专家,配合登山队攀登作天气和气候预报。



*杨逸畴(1935—),1957年至退休在所。研究员。